冲动的惩罚[小说版]
2015-01-12 感人故事 , 好看的小说

CD机里,刀朗还在声嘶力竭的吼着:
如果那天你不知道我喝了多少杯
你就不会明白你究竟有多美
我也不会相信第一次看见你
就爱你爱的那么干脆
可是我相信我心中的感觉
它来的那么快来的那么直接
我久违了的泪水顺着脸颊默默地流了下来。一失足成千古恨!莺莺,你还好么?!
那年,我大学毕业,独自分到了一个陌生的小镇,作了一名机关干部。人家说:四大害是公检法、国地税、乡镇干部、打工妹。我成了一名整日的东奔西窜的狼。要看着书记镇长的脸色,瞧着大队书记的表情,看着老百姓的白眼。于是象牙塔造就的我的所有的自信、才华正一点点消失殆尽。喝酒、赌钱、泡小姐成了每日的必修课。
有一天,一个朋友请客,点了一家饭店,点了一个小姐。可是那妞好长时间没进房间,朋友有点火。催问老板娘,那妞说有同学不好意思,最后,她扭扭捏捏的进来了,我一阵炫目,差点晕过去......
莺莺?!真的是莺莺!

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”那个羊角小辫与小光头正共骑着一支竹竿,唱着、笑着、跳着。那就是我与莺莺的童年!高中那年,我们还在一个学校,高三那年有一天,莺莺哭着来找我,说是家里让她回家,已经给她定亲了。那天我们在河边拥抱着、痛哭着!在我的内心里,莺莺是属于我的,自从很小的时候,那种想法已经在我心里萌芽、开花。莺莺最后还是走了,留下了我一生的叹息。我知道,我没有能力让她停留,她父母的决绝,让我不敢面对。我父母的高压,也不敢让我有任何想法。于是我化一腔的悲愤成了学习的动力,于是在没有莺莺的日子里,我空前的努力,我成功了。考中了省城的一所重点大学,临行前在我们分手的河边,莺莺来了,背着那个瘸腿丈夫。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看你考上大学,圆我们俩的梦,今晚我想把我的身子给你,尽管她已经残破。
她昵讷着:“我要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,你要了我吧!!!”小河静止了,只留下傍晚的斜阳与哀转地蝉鸣。一种燥热弥漫了起来,冲动,无与伦比的一次次冲击着我。她浑身放射出的电能,几乎要摧毁了我。唰!闪电一般,白皙的她的身子,刺懵了我的双眼。“我要给你生个孩子!来呀!要我!”在我理智即将崩溃之际,一道道猩红的疤,把我带回了现实。“怎么?他欺负你了?告诉我,怎么了?到底怎么了?”抽泣,拼命抑制的抽泣,令人窒息!“我在梦里喊你的名字,他用鞭子......”
我疯了奔跑在去他家的路上,残破的茅檐下,那个流着涎水的熟睡的瘸腿男人,还残留着梦中的虐待笑容。愤怒,让我飞起足球前锋的脚把他揣进了门里。嘭!玻璃碎了、木板裂了。“你这个混蛋,欺负女人,算什么男人!!”
这一脚,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受到了冲动的惩罚。我失去了半个月的自由,和上大学的机会,并且我那贫困的家庭也付出了为我上大学准备的一万元的医药费。
我只好复读!
好在第二年,我又以不错的成绩考上了东北一家大学,开学的那天,她托人转给我一块丝帕,很传统的鸳鸯戏水图,有密密麻麻娟秀的字迹:一张机。织梭光景去如飞。兰房夜永愁无寐。
呕呕轧轧,织成春恨,留着待郎归。
两张机。月明人静漏声稀。千丝万缕相萦系。
织成一段,回纹锦字,将去寄呈伊。
三张机。中心有朵耍花儿。娇红嫩绿春明媚。
君须早折,一枝浓艳,莫待过芳菲。
四张机。鸳鸯织就欲双飞。可怜未老头先白。
春波碧草,晓寒深处,相对浴红衣。
轻丝。象床玉手出新奇。千花万草光凝碧。
裁缝衣著,春天歌舞,飞蝶语黄鹂。
春衣。素丝染就已堪悲。尘世昏污无颜色。
应同秋扇,从兹永弃,无复奉君时。
我怀揣着那份沉甸甸的思念,踏上了北去的列车,心随着隆隆的车轮,一点点的碎裂,我知道
大学四年里,我拼命的想忘记这段悲惨的往事。于是我拼命的学习、做家教、打工,尽可能的给自己理由不回家。大二那年,回家过年,才知道,莺莺出走了。我心如刀割,我用了整整一个假期四处找寻,可是没有一点结果。我放弃了。我知道自己无法承受世俗鄙视的目光,无法面对那个瘸腿男人的嘲笑的眼神。在那条河边,那棵树下,我埋下了那快织着《九张机》那块丝帕。把那个“朗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”的稚嫩的歌声和那个随着歌声一起遗落的羊角辫,变成了我心中永恒的写影。以后的日子里,再也没有了莺莺的消息。
四张机。鸳鸯织就欲双飞。可怜未老头先白。
春波碧草,晓寒深处,相对浴红衣。
相对浴红衣!你在那里?有人能和你相对浴红衣吗?我知道自己的懦弱,没能为你撑起一片没有委屈、没有伤害的天空,虽然我付出过,但也只不过是冲动的惩罚。
莺莺,做了下来。用幽幽的目光看着我,一句话也不说。低头喝干了桌上的一大杯白酒,便再也不看我。“你们是同学还是旧时相好?”朋友们跟着起哄,我冲上前去,一把拉住她,对我的朋友们吼道:她是我的,我的!
她幽幽的一笑:“别开玩笑了,耽误我赚钱!”
“莺莺,求你了,别再糟践自己。我知道,你很苦,可是也不能这样呀?你知道么,我找的你好苦,整整一个寒假。”“算了吧,大学生,我知道我欠你的太多,都过去了,我们之间啥都没有了。你要是还当我们是朋友,就坐下来照顾一下我的生意,喝杯酒,跳个舞。”我木呆呆的站在那里,头脑里一片空白。朋友们见了,把我扶回座位。只见她,熟练的和每位客人喝酒、跳舞、调笑,很风尘的样子。很快,朋友们都吃了点东西,知趣的躲到大厅里去了。包间里只剩下了我和莺莺。沉默,空气凝固、死寂!终于,她抬起头来,说我们跳支舞吧。
是什么淋湿了我的眼睛,看不清你远去的背影。
是什么冰冷了我的心情,握不住你逝去的温馨。
是雨声喧哗了我的安宁, 听不清自己哭泣的声音。
是雨伞美丽了城市的风景,留不住身边匆忙的爱情。
谁能用爱烘开我这颗潮湿的心, 给我一声问候 一点温情;
谁能用心感受我这份滴水的痴情, 给我一片晴空 一声叮咛。
如泣如诉的曲子,宛如一条滚烫的河,从我的心底流过。莺莺伏在我的怀中,幽幽的说:“你真傻!你真傻!你真傻!”抽泣,无休无止的抽泣......
多年积蓄的情感,倾泻了下来,溢满了我的身心。我该怎么办?我一万次的问自己。
那夜,我没有走。留在了那个小店,住在那间小屋,睡在那个小床。梦幻一般的现实,让我有几分迷惑,好似庄生迷蝶。“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”,我们把积蓄了多年眼泪,一股脑的流干了。一次次的高潮,一次次的相拥而泣。本该六年前的梦,今天终于圆了。天亮的时候,她终于满脸的甜蜜,偎在我的怀里沉沉睡去了。梦呓般的呼唤着我的名字而眠。
鸳鸯织就欲双飞。可怜未老头先白。
春波碧草,晓寒深处,相对浴红衣。
相对浴红衣,多么难得的情趣。清晨,我没有惊醒她,悄悄的起床,在她的枕边写下了一首小诗。
岁月,是一条奔腾不息的河,
执著的涤荡着灰暗和尘渣,
我,踟蹰在寂寞的海岸线,
徘徊在寂寞与孤独的荒原,
举目竟是,满眼的碧水黄沙,
满目的疮痍伤疤,
留下的只有你永恒的凝眸,
在你永恒的凝眸中,
我无时无刻不在审视自己的灵魂,
于是,我懂了,
很多年以前,就是你含泪写下了《钗头凤》,
是我在铁马冰河的梦里才知道死去元知万事不空,
直到那一年,
我变成了天际那颗最失落的流星,
而你去变成了望夫山上不变的永恒,
我才明白,
你是我生命中永不停息的钟!
——我去上班了,下班后,我来接你,你收拾一下,我们永远的离开这个地方!
到了班上,一起喝酒的几个同事,都用一种暧昧的眼光看着我,还有的拍拍我的肩膀,做个鬼脸说上句:“幸福!好呀!”之类的溢美之词,我毫无愧色的直视着他们。点名、安排工作我一句也听不进去,还沉浸在昨晚的幸福之中,那镇长都喊我名字了我都没听见,那几个坏小子又是一阵怀笑,还掺杂着起哄的声音。我恼羞成怒,拂袖而去。
我的意气用事和一时冲动,留下了身后的唏嘘叹息。我奔出办公大楼,深深地迎着蔚蓝的天空吸了口气。打的一路狂奔,又去找作梦一般的莺莺。到了饭店,直奔那间昨夜狂欢的小屋,莺莺正慵懒的坐在梳妆台前,常常的头发,披撒着,像瀑布,脸上的残留的幸福洋溢于眉宇之间。看到我重新回来,马上投到我的怀中,偎在我的胸膛,满脸的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。“快收拾,我们走!”“嗯”......
我找了间房子,和莺莺过起了同居生活。
时间过得好快,转眼半年了。有了莺莺的陪伴,日子好象流失的更快。我终日上班就盼着下班,过起了优哉游哉的生活。生活太甜蜜了,就会有些波折。终于有一天,莺莺的瘸腿丈夫找来了。他没有直接找我们,而是在一个星期一的早上,全体机关干部集合时,冲进了会议室。守着所有的机关干部,大吵大嚷。“共产党的干部,强占人家的妻子,你们管不管?你们算啥党?”完了!一切都要结束了!我头脑中一片空白。机关干部们看着我窃窃私语,特别是平时有隙的一些,还露出了窃笑。很快,党委的组织委员和我谈话了。上纲上线,什么群众影响,什么党的纪律......我在阐述未果的情况下,又是一次的拂袖而去。而这一次冲动的做法,让我再一次的接受了惩罚。
首先是我受到了警告的处分,然后是降职。无所谓,你们说是吧。有了自己的真爱陪伴,名呀利呀又算啥?但是,我发现了一个不妙的情况,莺莺开始隔三差五的神秘外出。
终于,瘸腿男人提出的要求我满足了。我用了我所有的积蓄和借来的3万块钱为莺莺赎了身,莺莺解放了、自由了!尽管她满心的不愿意,她觉得花这么多钱给那个禽兽不应该,但我还是觉得应该息事宁人。那夜,我们疯狂达旦。清晨,莺莺哭了,她觉得清纯之身不再,却要我如此一二再,再而三的花钱、受连累心理上过意不去。我宽厚的笑了笑,在她耳边说;“我没有处女情结!”
日子仿佛平淡了下来,莺莺还是隔三差五的出去,说是作美容、找女伴,我没往心里放。每天下班后热腾腾的饭菜和莺莺的柔情,让我越来越感觉到了家的温暖。于是,莺莺生日那天,我在酒店定了桌,鲜红的玫瑰,芬芳的蛋糕,我的几个要好的同学和死党,也如约前来,他们纷纷的献上了最真挚的祝福。烛光摇曳,舞步婆娑,陶醉于花前月下,所有的不快都烟消云散。想想进来工作上也很顺,书记赞许的目光,机关干部大会上的频频表扬,我觉得意气风发。很快,我喝醉了。
生日之烛点燃了,我脚步踉跄的冲到莺莺面前,一枚猩红的钻戒变戏法般从我衣兜里钻了出来。“莺莺,嫁给我吧!”我郑重其事的向莺莺求婚。朋友们离开了。
“不行,我不配!”很决绝,“你会有个好女孩的!”怎么会这样?我满头雾水。
以后的日子,平淡中充满了压抑。无数次的交涉,莺莺除了哭就是只有那几句话。
仕途,越来越平坦了。书记已经默许我准备进班子了。可是我总是有一种疑惑与不安,压在心头,总觉得来得太快,有一种不真实地感觉。
莺莺开始有意无意的在我面前提谁谁谁漂亮,谁谁谁贤惠,谁谁谁很善解人意,真地搞不明白。白天,拼命的工作,晚上依旧是卿卿我我。有一天下班了,办公室打来电话,说有重要工作安排,要我马上到班上,我去的时候,已经有三、四十个机关干部在会议室了。书记镇长开始安排工作。原来要拆迁,非法占地的户中有几个刺头,要详细的部署。然后是分工方案,方案完整的令人咂舌,每个方面都考虑得很周全。我们几个负责到房子里搬东西。第二天一早5:00准时到目的地集合。很严肃、很紧张的气氛,所得我心里有些虚。
到了目的地,腿就有点抖。满眼都是防暴警察,二、三百人,全副武装,钢盔、警棍,头一回见如此场面,真的是永生难忘。很给人以战斗的感觉。
整队、集合、训话,部署方案,整装出发。到了一看,原来人家也早有防备。白色的布长帘上黑色的大字,什么要吃饭要住房,一小青年拿着相机,记者一般给我们左拍右照。两个半大小孩子,还振臂高呼什么口号,还真有点电影里的感觉。装载机过来了,有几个大人从屋里奔出来,爬了上去,觉得抢占了装载机就没办法拆他的房子了,可是十几个警察拥上去来了下来,接着警车齐鸣,把人带走了。第一次发现十几辆警车以其鸣叫还是很有威力的。开始搬东西,我率先钻进屋里。“啪!”“扑通!”“哎吆!”我啥都不知道了。
等我从刺痛中醒来,努力的张开眼睛,眼前一片雪白。我躺在医院已经第三天了,莺莺也三天没合眼了。她红肿的眼睛,露出喜悦,但还是掩饰不住她腮边泪痕。我拉住她的手,用力地握了一下。她会心的笑了笑,也回应了一下。身边陪护的同事也非常的高兴,说这些什么,我一句也没听清,满脑子里轰轰的,但有一点是清晰的,就是莺莺还在我身边。

在医院的日子过得很快,十天里莺莺白天回家煲汤,晚上就陪护在我的病床前,直到我出院的前一天。那天,莺莺气得特别早,说要回家给我煲汤,我等呀等呀,都中午饭了,莺莺还没有回来。往家里打电话,也没人接。我等不及了,怕她在路上出事,想出去找她,可小护士怎么也不让,说是要拆线。焦虑的等待,原来时间也可以过得如此的慢。天黑了,还没有来。我只好打电话给朋友,他们去找了。十点多,朋友们从四处来到医院,没有任何消息。当夜,我出院了。
回到我的小爱巢,屋里一尘不染。那盆盛开的玉簪花,依旧散发出一股清香,鱼缸里的金鱼还在自由自在的遨游。人呢?
桌上一封信:“哥,我走了。你别伤心,也别找我了。你找不到我的。还记得么,那一次我想给你生个孩子,那时我好想给你生个孩子,让他伴着我,就好像你在我身边,一生一世。可是,天不随愿。让你差点上不成学。再后来,我堕落风尘,蒙你不弃,度过了我一生最快乐的日子。我知道,我配不上你,并且给你带来了许多伤害。哥,我是你命中的克星,所以,我走了。我要补偿你,存折上有十万块钱,你不要管哪来的,你先用着,算我换你的。哥,不知有没有来生?如果有我要清清白白的给你做老婆。哥!哥!!哥!!!”
斑驳的泪滴印在莺莺斑驳的泪滴上!“我不要钱,不要!我没有丝毫嫌弃你的意思!我不要钱!”我发疯般的去原来莺莺的饭店,可没人见过。打电话回老家,也没人见过,我狂奔在凌晨的大街上,发疯了一般,倒在了泥水里。我知道,我永远的失去了莺莺!可是,我还能见到她么?我一万次的问。

日子就这么黯淡了下来。我拼命的工作,企图用体力和精力的消耗,来淡化与莺莺在一起度过的欢乐时光。渐渐的,莺莺在我的心底愈来愈淡,变成了一个影子。可是,偶尔在内心的最深处,也会有一种么名的酸楚。我知道,那就是莺莺。
转眼一年过去了,由于我工作努力,再加上因公受伤,逐渐地得到了一些荣誉的光环。也由一名一般的工作人员,成为了一名最小的副镇长。岁月,便开始莫可名状的豪放起来。整日里歌舞升平,醉生梦死。渐渐的体会到了权利的快活。我开始研究官道,研究厚黑。原来世上除了男欢女爱,还有这么一个令人迷恋其中的地方。我开始接触形形色色的人物,我实实在在的开始堕落了,质的堕落。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,长得一般,但很有背景。老爷子是市人大一个副主任。我连祥也没想就答应了,见面、订婚、然后在最豪华的宾馆里踏红地毯。那天,车水马龙,达官贵族,商界名流,该来的都来了。头头脑脑的整了200多桌。我知道,这些人除了我几个要好的同学,其他的都不是冲着我来的。我醉得一塌糊涂,尽管别人都劝我少喝点。宾客还没有走,我就迈不成步了。新婚之夜,我在醉梦中睡去。第二天,我在拜过老丈人和老岳母后,又找了些朋友,把自己灌醉了。第三天夜里,终于要面对现实了。老婆在床上等着我,我们只好上床。
无聊的夜。第一次知道,和一个长得不漂亮,自己不喜欢的女人上床是多么的难。感受着她轻车路熟的做爱习惯,听着她造作的呻吟,从内心里厌烦。人就是奇怪,莺莺曾经堕落风尘,但是我却从未感到内心对她的排斥,反而心里有莫名奇妙的喜欢,这能就是爱了。
政治砝码的加大,政治资本的雄厚,使我的仕途一帆风顺了起来。不久,我就成了县城建局的局长,实权派的人物。除了夫人由暗疾,不能生育,其他的可真算是顺!!!!
我终日里能出入高级场所,灯红酒绿,肆意高歌,也可以恣意寻欢作乐。可内心有着难以压抑的酸楚。
一年一度的春节快到了,按照惯例要去走访。按官员们职位的大小和权力的大小,订购了礼物。习惯上,一些老上级,我是必须亲走的,尽管有些已经不在位,或者职位上已远不如我。最后,我去走访我的老上级镇党委书记(现在成了镇人大主任,等着退了),从他那里,我得到了一个警天消息。

老书记本来是要提拔的,可是他得罪了县里的一个副书记(三把手)李宏图,具体的原因,老书记没说。那天晚上,我跟老书记喝了几杯五粮液,他越说越气,把自己没得到提拔的火气,全撒了出来。:“你小子现在很威风了,有些事你是不明白的。你知道你为啥会平步青云么?本来是不能说的,我要退了,也没啥顾忌得了。当时,你提拔时时有人给你使劲,那个人就是李宏图,当时我也不知道他为啥对你情有独钟。后来,我找他有事,打电话给他,他说在欣慧小区(高档住宅区),我就去了。那天你猜我遇到了谁?就是你那个啥莺莺。咳!被那老小子给包了......”
我头烘的一声炸了。为什么?这是为什么?
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老书记家的。
第二天我没有上班。昏昏欲睡,整整一天,失了魂一般。
第三天,我召集了手下一铁哥们,让他调查这件事。
李宏图现在成了市工商局的局长,不过很快就有了回音。
欣慧小区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,我那哥们派人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进去了。莺莺确实成了金丝鸟,我实实在在的感到心里像坍塌了什么。报复心理空前的膨胀。没有理由,莺莺离开了我,居然被这个老家伙包了!我决定先找莺莺谈谈。于是,我找人跟踪李宏图。摸清了他的行踪,他每周一般在周三、五在莺莺那儿住。
一天,机会来了。朋友们打探到,李宏图要去省里开会,我决定自己开着车去找莺莺。我一定要问个明白。
门铃响后,我内心居然有丝丝的悸动。阔别三年多了,莺莺会是啥样呢?门开了,莺莺穿着一件藕色的长裙,娉婷的站在门口,十万分的惊讶的看着我。然后一把把握拉进屋里。
四目相对,时光凝结了!所有的怨恨,顷刻间变为乌有。是的,这就是我曾经实实在在的女人。那个与我命运、爱情休戚相关的女人。拥抱、相吻、疯狂做爱。我们从山谷升入天空,由天空滑入山谷。把所有的愁、怨、情、思都发泄给了对方。
几番的耳鬓厮磨,几番的缠绵悱恻。
当我们把一切的积攒的气力,都发泄给对方后,双双无力的瘫在床上。
“莺莺,告诉我,给我理由!”
“我只是觉得对不住你,配不上你。”
“那你是怎么认识李宏图的?”
“我干饭店时,认识的。有一次他去喝酒,看上我的。那是我干饭店的第一天,老板叫我负责上菜,可是李宏图非要换我看桌。喝完了酒非要和我跳舞。没办法,只好跳了。可他手脚不老实,我又不敢得罪他。老板说了,他是大人物。”
“后来呢?”
“后来,他既隔三差五的来,来就点我的名字,让我服务。那时候,我还是很干净的。有一天他喝醉了,让我扶他上车,上车时他一把拉住我,应拖上了车,去了他宾馆的房间,我屈服了。开始,他说要包养我,说我有种气质,有种很忧郁的感伤,让人爱怜。要我替他生儿子,我不干,正好遇见了你,我就跟你走了。后来,他又要挟我,说如果不依他,他会对你不利,我就又屈从了。我对不起你!真的对不起!!!呜呜!!!!”
“那你为什么要离开我?你知道我是怎样熬过来的么?”
“我都知道。还记得那次受伤么?他代表县里来看你,正好遇见我。说让我看到后果的严重性,说你受伤就是他指示人干的。说我如果不依了他,他还会想办法整你的。还说如果我依了他,他会暗暗罩着你,让你仕途平坦,我就答应了。”
正说着,门铃响了。
慌乱的穿好衣服,战战兢兢的又有些大气凛然。本来就属于我的,我为什么要怕——我对自己说。
莺莺打开门,原来是保姆忘记拿钥匙。小保姆怀里抱着一个漂亮的小姑娘,两三岁光景。我一见有一种特亲近的感觉,很像莺莺小时候的样子,俊俏、聪慧。小保姆看看我们:“孩子喝水,马上走!”莺莺说:“我一个同学,好长时间不见了,过来玩的。”我凑上前去,拉了拉小孩的小手,问道:“好孩子,叫什么名字?”“叫小雨!”奶声奶气的。我的心猛地一颤,一种强烈的父爱的感觉涌上了心头。我抱起她来,她又甜甜的叫了声“叔叔”小保姆说:“这孩子从小不太找人,见陌生人害羞,没想到和你这么投缘!”我心里又是一颤。
孩子和保姆又出去了。
“莺莺,这孩子多大了?”
“三岁两个月!”
过了好久,莺莺说:“我应该告诉你,你是孩子的父亲!”
惊雷一般!
我幸福的要晕倒了!
我喜极而泣!
我一次又一次的对自己说:“我有孩子了!我有孩子了!!我有孩子了!!!”
我生命的延续!我生命的寄托!!我生命的明天!!
回去的路上,一个念头萦绕着我:孩子绝对不能姓李!!!她是我的孩子!!!!

我静默在窗前,眼前烟雾缭绕,面前是一地烟头,地毯已经狼藉的不像样子。李宏图那张老脸一个劲的在我面前晃来晃去。
“老四,你叫上六子马上到我别墅来一趟!”我终于决定下来,给黑道上的一个朋友打了电话。不到一刻钟,老四和六子开着那辆白色的丰田停在了我的楼下。“哥,你说吧,啥事?尽管吩咐!”
我把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,俩小子急了,马上就想去把那老家伙作了。我很理智的制止了:“那老家伙县级领导呀,不是一般的人物,弄不好我们都会完蛋。这样吧,这里有十万块钱,从今天起你们俩买点工具,二十四小时给我监视着他,把他行踪搞清楚。一般说来,他不会没有把柄,我们只要有了他的证据,我们从明处整垮他。事成以后再给你们十万,注意一定不能暴露!”俩小子乐滋滋的走了。
随之,不断的有消息传来。什么和谁在那里泡妞、谁又请他桑拿了,可就是没有大的把柄。
我不断的和莺莺幽会,不时地去偷看我的宝贝女儿。小保姆早给我买通了,但我怕小雨会对那老家伙说什么今天有个叔叔来找妈妈之类的,我只好压抑着对小雨的父爱,偷偷的用我慈父的眼睛看着她。
随着感情重心的转移,我的夫妻生活更是雪上加霜。老丈人已经亮了好几次黄牌了。甚至已经明说了:“别觉得你多能了,是不是翅膀硬了?我能叫你仍旧一文不名!”我只好唯唯诺诺,没有了权位,我就没有任何机会了。
终于,老四和六子传来了好消息,工商局大楼要建设行政服务大厅,好几百万的工程。我相信,机会来了,因为工程发包的回扣,老家伙能放过么?我局里八十万的装修他们就给我十五万的回扣,这好几百万的工程?呵呵!天助我也!
老四和六子终于没有白忙活。
行政服务大厅那工程要投标了。建安公司的蓝经理跑得比较勤,六子就盯上他了。一天,蓝经理匆匆忙忙的去银行提了一笔款有六十万,然后就与李宏图在宾馆见面了。我知道一定有戏!果然,投标时蓝经理中标了。我心里乐坏了,我知道这是老天给我的机会。
老四和六子又找了几个人,把蓝经理堵在桑那小姐的房间里,亮出了匕首。那阴森森的匕首的寒光,终于让蓝经理知道了命比钱更重要。于是我手里就有了蓝经理的一份证明材料,我很轻松的把他投到了市委纪检办公室的油箱里。
等待的日子里,我觉得日子过得特别慢。一切都像我预想的那样,李宏图被双规了。紧接着调查取证,好家伙,在对那老小子家进行依法搜查时,光茅台酒和五粮液就搜出了260多瓶!一下子就成为街头巷尾的“美谈”。李宏图是完了,现金150多万,存折、金银首饰等价值40万。李宏图将要在监狱中度过他的后半生的绝大部分时间了。可怜的莺莺和我女儿小雨孤苦无依,房子也被查封了。
我把她们娘俩安排到了我辖区的一个家属区的宿舍楼上,准备过一种一夫两妻的生活。

就这么过了半年。我穿梭在两个女人之间,不!三个,还有小雨。小雨终于改叫我爸爸了!!!那天我喝了很多酒,高兴得把小雨举的高高的,泪哗哗的流着。小雨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,伸出小手在我脸上擦拭着,小眼睛里也流出了晶莹剔透的泪珠,:“妈!妈!快来呀!爸爸哭了!”莺莺飞快的从厨房里跑出来,和我们爷俩一道抱头痛哭。任泪水肆意的倾泻,浓浓的亲情把一切明名、利、尘嚣都湮没了,只有亲情。压抑在内心深处的一种男人的强烈的爱,顷刻间被点燃了!
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。那个黄脸婆满脸的脂粉、尖刻的声音、颐气指使黄牙都令我心烦意乱。连床上的例行公事,也变得力不从心。我的应酬越来越多,会越来越长。实际上我一直在莺莺那里躲着。
小雨要上幼儿园了。莺莺觉得很难为情,因为要给小雨办理各种手续,户口还没上,父亲的名字咋办?原来还这么麻烦!当然,凭我的关系,这些都好说。可是我主要考虑到我女儿今后的感受,她的同学会怎样看她?她会不会受气?我绝对不能叫我的女儿受一丁点的委屈!我对自己说。
老婆的脸越来越长,浓妆艳抹的到处疯,也很少回家了。每天和市委市府那帮衙内们狂欢达旦。我睁只眼闭只眼,就当是啥都不知道。闹吧!闹吧!!
一天中午,小雨吵着要看我小时候的照片,我只好回家去取。到了门口,掏出钥匙,刚要开,门没锁。这臭婆娘,出去连门都不锁!我径直走向床头柜——放影集的地方,打开卧室的门,天呢!一对赤裸裸的男女正躺在我的床上!!我二话没说,拿过影集转身就走,留下了一对诧异的男女,出门时我回过头说了句:“要记得锁门!”
我对自己说:到了了断的时候了!
晚上,我正和小雨玩骑大马的游戏,家里打来电话,要我回去。切!回就回,谁怕谁呀?
和莺莺打了个招呼,把中午的事说了说。莺莺焦急地说:“你千万别和她闹翻了,我们对不起她在现。”莺莺趴在我怀里,一个劲的嘱咐、安慰。“放心吧,莺莺!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!”
没有我想象中的低声下气,反而拿出了我与莺莺、小雨在一起的照片。
“你卑鄙!竟然找人跟踪我!!”“彼此彼此,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!你做的那点事谁不知道?!要不是我老爸罩着你,你一个小局长还想翻大浪?!”“你不用拿你爸爸来压我,离婚就是!”“想离婚,没门!离婚你好和那个小妓女快活?想的美!”“你反正有别的男人,还缠着我干什么?”“玩玩而已,你能风流快活我就该甘受寂寞?”“无耻!下贱!!”“你还别说我,你好,为了抢老婆竟然把人家送入监狱!你缺德!政治流氓!!”啪!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她那张丑陋的脸上。“你敢打我?!我跟你拼了!”疯了一般没头没脸的抓了起来,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她打累了坐在地上泼妇般的嚎啕起来。我扔下离婚协议书转身就走。
门口的邻居们看着我满身狼狈,指指点点。我怒声喊道:“有啥好看的?!”跑下楼去。
我伤痕累累的跑回莺莺的住所,小雨看到我的样子哇的一生就哭了。莺莺一边擦拭着,一边啜泣。又是个无眠之夜!
第二天,刚上班,老丈人就打电话来了要我去他办公室。一进去,没想到他一反常态,居然客气的又是让座又是亲自给我泡茶。我用很纳闷的眼睛看着他。
“你俩的事我都知道了,我替她向你道歉。我知道你这些年很委屈,她又不能生育。孩子么你可以留下,让那个女人走吧!我也快到届了,我打算退以前给你弄上个正县。这婚么就不要离了,影响不好。我负责让她本本分分得跟你过日子,你也收敛收敛,你说怎么样?”

我知道,需要我做出抉择的时候到了。
婚是一定要离的,这几年花天酒地的腐败也到了付出代价的时候了。翻脸无情是官场上所广用,我很可能成为有的人大义灭亲的牺牲品。所以,一定要主动出击!
我翻出了所有的存折、现金、首饰、贵重物品,总的计算了一下大约也有个七、八十万。我这小局长做得也够可以了。莺莺和小雨是无辜的,决不能拖累她们。我给莺莺发了一封长信:
莺莺: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可能正在看守所或者纪委接受审查。这些年,没有你的日子里,我梦朗的挥霍着自己的青春与才华,我知道我所接受的所有的正统教育已成了空白,满脑子的享受和恣意的戏谑人生,肯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。但是,你没有错,小雨也没有错,你们母女应该在阳光下自由自在的生活。带小雨走吧!远离这个充斥着欲望和罪恶的城市,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自由的生活。小雨的玩具熊里有十五万元钱,其中十万是当年你留给我的,五万是这几年我的工资收入,你拿着这些钱和小雨走吧!永远不要回来!!把我忘了吧!!过去的我已经不复存在,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一具行尸......
事情和我想得一样,在纪委主动接受审查的日子里,我交代了所有的问题,退赔了大部分的灰色收入,等待着漫长的法律裁决。其间,莺莺来过想见我,我拒绝了。虽然,我是那么的牵挂,孤独的夜里,泪水流满了我的脸颊,打湿了我的心。
宣判了!我用三年的牢狱生活结束了我的荒唐世界,换来了一张自由的离婚证书。
三年以后,我如释重负的走出监狱的大门,仰天呼吸了一口自由的空气。忽然,一个小女孩跑过来,羊角辫子一起一落得,好眼熟。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”,我明明的听见她叫了我一声:“爸爸!”

  1. 貌似这几年都没有听过刀郎的事情了,曾经是很火的说!

  2. seo seo

    来看看。顺便给你增加点访问量

  3. 不错,值得收藏分享!

  4. 不错,我喜欢这文章

Leave a Reply

如果您是第一次在本站留言,需要审核后才会显示内容!